最後一次上課,離開教室時,還跟這幾年來看著我肚子大了又小,小了又大的助教擁抱了一下。好感傷。

四年多前,我開始教書。

與其說是教書,不如說是演講,因為不是固定每個星期上課,而是每三個月開一期,一期的翻譯課程中,我只負責三或六或九個小時不等的課程。

上課前,我到處問人這種進修班的課程要怎麼教?前輩說,像這種上班族的進修課程,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讓他們有學到東西的感覺。

於是我翻箱倒櫃,找出以前譯研所教的一大堆理論,努力思考該怎麼去蕪存菁,才能把我兩年學到的東西濃縮在短短幾個小時的時間內,把我從事翻譯生涯多年的心法傳授給學生。

我的好同事曾經去上過這種進修課,她說,感覺沒學到什麼東西。(可能她早就從工作上學會了)

聽到這句話,我就更希望學生上過我的課之後,知道翻譯到底是在做什麼。於是我把過去做過的稿件都翻出來,把我自己翻過的東西編排成講義,希望能讓學生第一手感受翻譯實務工作,讓他們有學到東西的感覺。

我不停地想,如果我是學生,我想學到什麼?又有什麼是我身為老師應該要教給學生的東西?兩者之間必須要取得一個平衡。

為了催化上課的氣氛,我甚至擠出許多翻譯笑話寫在講義上,講到哪一段哪一些翻譯理論時要配合哪些笑話,講到哪一段要閒聊一下自己以前求學的過程,講到哪一段要犧牲老同學,把他們以前寫的好笑翻譯獻出來給學生笑。

譬如以前譯研所有位中文造詣不佳的男同學的中詩英譯:
「空山不見人,但聞人語響」
I hear someone in the mountain....
I see no one in the mountain

屢試不爽,總是可以趕醒學生的瞌睡蟲。

就這麼上了幾年的課,越來越熟練,原本課前厚厚一疊的參考資料和密密麻麻的筆記全都消失,因為一切都已經在我的腦海中。

每次上課看學生寫的翻譯,改作業,改考卷,我都覺得他們好認真,上班那麼辛苦,還要來上課進修。可是,我也覺得有一些遺憾,因為當中適合翻譯這一行,或說有一點資質的,真的是鳳毛麟角。但無論如何,他們總算是嘗試過了。沒試過,怎麼知道自己行不行?光是這一點,就值得嘉獎。

雖然他們上完課拿到證書之後,不一定會真的去做翻譯,但只要他們了解翻譯是怎麼一回事,知道該怎麼利用翻譯的練習,增進自己的英文閱讀和寫作功力,那就值得了。

感謝四年多來上過我的課,專心聽課,乖乖寫作業的各位同學。因為你們,讓戰戰兢兢的小工老師越上越熟練,越講越順口。希望大家能繼續保持對語言的熱愛,繼續磨練你們的中(英)文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ocircle 的頭像
locircle

翻譯小工的敲鍵盤日記

locirc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