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譯需要膽量,這點大家都知道,沒膽怎麼上台見人?怎麼敢接各種不同領域的案子,替那些專家們翻譯?
 

不過,在這裡我要說的膽跟那種膽不一樣。

首先,我要怪我媽沒給我們生膽。從小我家三姊弟就沒有膽,小時候三張單人床連在一起,經常要手牽手睡覺,後來長大了改成睡上下舖,沒有人想一個人睡,寧可不要隱私,也要聽別人打呼。

看到蟑螂,我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爬到椅子上叫媽媽。聽到疑似老鼠的聲音,馬上打電話叫我媽回家。(這點應該是遺傳我爸~)

前陣子看到報紙上在介紹大雪山的風光,就想到幾年前的夏天去大雪山上口譯一週的事情。

承辦單位對遠道而來的米國講師非常禮遇,請他住森林小木屋,小工則住講師對面的另外一間小木屋。

看到小木屋,我的心就先涼了一半。四周都是黑漆漆的樹林,洗手間裡有好多隻飛蛾的屍體,這樣是要我怎麼睡啦?

第一天晚上,好不容易把自己搞得很累,睡到半夜,床頭突然傳來希索希索的聲音,難道木板中間空心的部分有什麼小動物在爬嗎?

隔天早上問講師,他蠻不在乎地說,應該是老鼠吧?(果然是戶外活動專家啊~一點都不怕)

老鼠,我最怕的就是鼠輩,慘了。鬼影幢幢加上有老鼠,我不用睡覺了。

還好,因為每天都在大雪山的自然步道走來走去,操得很累,所以雖然小的沒有膽,但還是睡得很香,直到有一天晚上……

明明知道不可以在房間放零食,會引來鼠輩,但酷愛甜食的小工還是在福利社買了一包草莓餅乾解饞,還自作聰明地把沒吃完的餅乾塞到行李箱,拉鍊拉起來才睡覺。

睡到半夜,行李箱裡傳來砰砰砰的撞擊聲,好像有小動物在裡面開轟趴。我嚇死了,趕快把行李箱拖到門外,砰一聲把門關起來,一直撐到太陽出來,馬上打電話給承辦人員,請他們派人過來把鼠輩放走,解救我的行李。

可怕的是,行李箱打開之後,鼠輩不見了!我明明把拉鍊拉起來的啊!

之後幾天的晚上,我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就馬上驚醒,起來看是不是有什麼冤魂或爬行類動物或齧齒類動物來找我,黑眼圈越來越嚴重,每天早上起來就先去餐廳灌三合一咖啡。還好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戶外走動,我也沒機會打瞌睡。就這麼撐過最後幾天。

從這次的經驗之後,我就知道,其實我不適合做口譯,因為口譯經常要南征北討睡飯店出差,我沒有膽,怎麼出差啊!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ocircle 的頭像
locircle

翻譯小工的敲鍵盤日記

locirc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