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在整理家裡,很多帶不走的東西都要清掉,包括國高中時期寫的一本又一本的日記。

其實我的日記寫的多半都是當天學校發生好笑的事情。我不喜歡記不愉快的事情,所以現在翻閱自己當年寫的東西,好像在看笑話,全都是同學的糗事和耍寶的事跡。

不過,我還是有看到一些比較有建設性的東西,譬如當年就有老師說,我是個逃避現實,不喜歡改變的人。

好像是喔~

喜歡去同樣的餐廳,點同樣的菜色,跟熟識的朋友在一起,用熟悉的杯子,睡熟悉的枕頭,蓋熟悉的被子……

不想去米國,因為在台灣的生活很安逸。不想搬家,因為周遭的一切都很熟悉。

明明想轉換跑道,卻還一直接案子來做。明明想在事業上有一點突破,卻還是繼續做同樣的事情。

我是不是因為這樣,所以才來做翻譯的呢?因為不用面對很多新的狀況,不用處理很多未知的事情。

做自由譯者,是不是真的就像我老爸當年老用來唸我的十二字箴言:「遊手好閒、好吃懶做、好逸惡勞」嗎?

想著想著,看著看著,最初的問題找不到答案,只知道,原來自己的文筆從小就走搞笑路線,看來我還是不適合文學翻譯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ocircle 的頭像
locircle

翻譯小工的敲鍵盤日記

locirc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